重庆记忆——让人迷失的地名只因一字之差我早

2019-07-06 20:57:54 围观 : 61

  

重庆记忆——让人迷失的地名只因一字之差我早已身在千里之外

  在重庆,这里不仅有着丰富的美食美景,更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,不仅地形复杂,让导航迷路的交通线路,连地名也复杂,常常搞得外地人和部分本地人都一头雾水,不知所措。像什么铜锣峡、岔路口、烂泥坑、铜罐驿等等,不少人看到这样的地名就已经感觉很迷糊了,但是其实比一个奇葩地名更可怕的事就是有两个相似的奇葩地名。同样的地名,往往又隔江隔山,相距甚远,因此而坐错车、找错路,南辕北辙的事情也就经常发生。这两个地名一不注意就要坐错车,是不是觉得磁器口就应该在磁器街旁边呢?这种错误的想法是要不得的。磁器口位于沙坪坝区,是著名的旅游景点,这里有排队的陈麻花和麻辣过瘾的鸡杂和火锅。而磁器街则位于渝中区,紧邻解放碑商圈,要是弄错的地方,那可真是差得远了。不过,两个地方都是旅游区,都可以前去逛一逛。重庆确有三个大石坝,一个是人们所熟知的江北区大石坝,另一个则在南岸区弹子石附近,他们都是因为那儿有一块大石或大石坝而得名的。巴南区还有一个大石坝,因为比较偏远,所以知道的人更少。江北的大石坝位于重庆市江北区西部,嘉陵江北岸。它是重庆市规划中的大石坝组团核心区域,辖瓦厂嘴、前卫、忠恕沱、正街、大路、天桥、大庆、石油、石门9个社区以及大石坝村。南岸大石坝在弹子石附近,介于第五人民医院和重庆市第十一中学之间,是一片老城区。有在南岸区大石坝的居住吐槽:“现在一说大石坝都只晓得江北,基本上只有我们这里的人晓得南岸大石坝,打车说去大石坝,要是忘了说清楚在哪个区,经常就被拉江北去了。”其实,这两个地名的名气都很大了。重庆市渝中区的两路口,地处重庆市中区靠长江一侧,紧邻著名的重庆菜园坝街道,有轨道交通换乘枢纽,是重庆市重要交通要道。而另一处两路口在巴南区,大家说的两路口一般是指渝中区的两路口。此外,还有一个地名两路,指的是渝北区的区府,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附近,离市中心20公里左右。两路地区商贸发达,有金港步行街为最大商业街。芜湖牵手安徽理工大学:市校双方共建一所芜湖有趣的是,这两个地方还有一处相似的地名:南区路与南区路口。更神的是,南区路在两路口,南区路口在两路,怎么样,彻底昏了吧!重庆以黄葛树为市树,到处都有,大路边,城墙里,山坡顶,陡坎上,大街小巷,都可以看到。由于重庆人的方言口音,“葛”“桷”读音都读成了guō(郭),导致出现了很多“黄桷”系的地名。黄桷坪有几处地方,一处位于九龙坡区;一处位于大渡口区跳磴镇附近;一处位于巴南区木洞镇。杨家坪的黄桷坪因这条涂鸦艺术街而逐渐被人熟知,这条涂鸦艺术街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艺术涂鸦作品,彻底改变了重庆市黄桷坪破旧的城市面貌,这里具备了最浓郁的人文艺术气息,重庆老城区与现代艺术完美结合。而巴南区木洞镇的那处,虽然它就在学堂湾附近,但就连很多巴南区人也不知道这个地方。据了解,在重庆的“黄桷”系地名中,最著名的要数黄桷垭了,位于重庆市南岸区南山风景区,重庆邮电大学所在地。旧时,从重庆城去贵州,要从储奇门过河,从海棠溪爬山到黄桷垭,然后经老厂、三百梯、鹿角、界石等地到綦江。黄桷垭地处这条南大道的要冲,于是逐渐繁荣起来。后因地方有几颗参天黄葛树,政府也干脆将其改为黄桷垭了。沙坪坝区的滩子口位于沙坪坝区土主镇,土主镇内的双河口处有一座有100多年的老桥四塘桥,是原来老成渝路的必经之桥;有自唐宋以来被苏东坡、郭沫若等名人先后赞喻为“雪涌云飞”的“飞雪岩”瀑布;还有始建于唐后重建的香火不绝、灵气升腾的“飞雪寺”。九龙坡区的滩子口在杨家坪,朝黄桷坪方向往里走有个福星水世界,又称“重庆死海”,是个夏日玩水的好去处。人和位于渝北区南部,其东接天宫殿街道,南接龙溪街道,西接大竹林镇,北接鸳鸯镇,面积15.7平方公里。人和街则在渝中区,如果你对人和街不熟悉,人和街小学总知道了吧?1943年成立的重庆市人和街小学是重庆市的第一所实验小学,是首批办好的重点小学。重庆现存的“孪生地名”,基本都有着不短的历史,这些老地名由于是历史形成的,是城市历史文化的一部分,不好随便改动。而且,现存的地名要更改起来,付出的社会代价将难以想象。地名一旦变更,居民户口簿、身份证、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证、邮政通信以及证件、印鉴等都要变更,影响极大,所以不能轻易改动。但能保证的是,新产生的地名,都在拟名前经过了专家组详细排查,确保不会再有重名现象。有句话叫“重庆,是一座你来了就走不了的城市”,除了立体交通以。